暗夜肥喵

先生!

北芜南柯(演舞之城番外(上))【六筒中心/树我/伪玄幻伪全J】

林安悦☆:

(依旧是胡言乱语的伪全J玄幻AU


开到筒的arena还愿系列。


OOC+剧情走向混乱预警


跟《演舞之城》()()同世界观同设定,务必一起观看。


主六筒树我/可能有各种隐藏CP掉落


与三次元无关不要带入!


再次严重OOC狗血预警


 


 


 


 


 


 


 


 (一)


    每年八月,都是路云镇最热闹的时节。


   此时路云之森里生长的奇珍异宝纷纷成熟,路云镇便从东南边陲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变成了药贩往来聚集的熙攘集市。


  偏偏今年的夏天又分外炎热,路云镇最大的酒楼寻梦楼从早到晚都挤满了人,药味遮过了酒菜香气,药贩们醉了酒便扯了嗓子侃天说地,从自己包袱中的药材到近来各地的奇闻异事,无所不谈。


  “你们讲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有什么趣儿。”席间一个身形魁梧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一手捏着刺绣考究的衣领,斜眼乜着方才讲了桩神怪故事的当地药商,旁边小厮殷勤地打着扇:“本人虽不才,却是从皇城来的,你们都不知道吧,近来皇城里掌兵权的田中族出了件大事……”话到这里他便故作神秘地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一时间喧闹的酒楼都安静了些,连隔着老远的人也悄悄伸长脖子往过凑了凑。


  “这田中族啊,并非皇族出身却世袭护城将军,手握重兵,原本就是皇族的心头大患,到了这代更是跟皇族那些贵人水火不容。三年前田中族大公子在行护城将军继任之礼的前夜叛家而走,皇族震怒,还是二公子及时顶上才稳定了局面,保住了世袭的名位。可最近听说这二少爷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革了职,眼下护城将军之位空悬,皇城里人心惶惶,怕是还要出大事……“


  这倒还真是件关乎一国安宁的大事,田中族护城将军的名号又人尽皆知,顿时四下的药贩都抛了此前的话题纷纷议论起来。那人环顾了一圈,对这些反应满意地点了点头,洋洋自得地嘬了口酒继续唾沫横飞地讲起来:“田中族的五公子年纪还小,三公子又前两年就被皇族支去了北疆,要我看眼下只有让四公子赶快继任将军,才能保住田中族一门。只是这四公子不太在皇城露面,为人秉性少有人知,而且田中一脉跟皇族的积怨已久,下一任护城将军怕也是不得善……你你你做什么?“


   高昂的声音和周围窸窣的议论声被一起打断,而瞬息之间那人做工精致的衣领已经被一个白巾遮面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狠狠攥在手里,那人登时被勒得咳嗽起来,只能慌乱地喊人,周围的一群小厮连忙拥过来手忙脚乱地将男子扯开。那人缓过气来打量了这不速之客一眼,立即又恢复镇定,恶声恶气地拍着桌子吼道:“喂!你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知不知道你爷爷我是什么人!我可是从皇城来的,你也敢碰我的衣服?你身上这点破布连我领子上一块刺绣都抵不上。说,你拿什么赔?”


  那男子不理会他,挣开了小厮又要冲上来,这次却被对方一把握住了手腕。


  “哦?这么横却还是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有种有种。不过这次你算是要栽在你爷爷我身上了。”


  那中年男子咧开一口黄牙嘿嘿一笑,周身顿时涌动起异常的气流,掀得旁边的桌椅都晃动起来。


  “是灵术师!”周围不知谁喊了一声,酒楼里立即一片骚动。路云镇这样的边陲小镇里连能够灵力觉醒的人都少之又少,来买卖药材的药贩又大多是身份低微的普通人,哪里料想到这个谈吐粗鲁又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竟是强大的灵术师?顿时整楼的人都站了起来。店家也慌忙过来连声劝道:“爷息怒,爷息怒,千万别动手,小店可比不得皇城那些楼府,坏了不好修的……”


  “不动手也可以,只是这小子扯坏了我的衣领。我这衣服可是山下将军亲赐的,天下独此一件,他要是赔不起,也行,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心善。”那人松了手,索性翘着脚往桌子上一坐:“叫他跪下叫我三声爷爷,我就……”


  后半句话生生被一声惨叫取代,酒楼里一片惊呼。那蒙面少年在空中一抓便握住了一把长剑,抬手就刺进了那人肩头,登时鲜血喷涌如瀑,少年偏了偏头才没被溅上。


  “怎么会……你明明没有觉醒灵力……”那中年男子直直从桌上摔下来,捂着伤处不可置信地看着凭空召唤出长剑的少年:”你们!给我抓住他!快!“


  周围的小厮们立即一窝蜂地冲向少年,那少年露在遮面白巾外的一双眼睛转了转,随即迅速地跑到一扇打开的窗户前,手撑窗沿毫不犹豫地跃了出去。顿时酒楼内又是一阵惊呼,店家也变了脸色:“我这里的楼是全镇最高的,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因为你这种人丢了性命!”


  “你说什么?”那中年男子正待发作,却被旁边目瞪口呆的小厮扯了扯袖子:“爷, 你看。”


   他扭头望去,少年坠下了一瞬,就落到了一只渐渐在空中显形的巨大白虎背上。那白虎身生一对蝠翼,轻盈无比,驮着少年几个腾跃,就消失在了天边。


  “那……那是……”他呆呆地看了半晌,整个人一歪头晕在了地上。


 


(二)


  松村北斗推开房门的时候,正和一只探头出来的白虎大眼瞪小眼,那白虎温温柔柔地蹭了蹭他的手。


  而他退了一步唰地关上了门。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进去。”森本慎太郎刚好走过来,立即从后面拱他:“放心,我也进去,不是他一个人在。”


   白虎已经消失无踪,宽敞的客栈上房里只坐了京本大我一个,慎太郎看他不说话故意挤过去坐,笑眯眯地戳他的脸:“听说我们家大河城少城主在寻梦楼捅了一个皇城来的卫队长?可以啊,知道动手了,那我就放心了。”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我那个没见过几面的山下师兄的品味。”京本一脸正经地忧心忡忡:“你说说他也是我们泷泽城主带出来的,怎么留着那么不中用的手下,还赐他东西!”


  ”山下将军的品味好你几倍都不止,你听那人胡说,肯定是他借了名头来诳你的,说不定其实他根本就没见过山下将军。“慎太郎立即顺着京本的话一本正经地继续聊下去:”比起这个,我突然觉得你没有觉醒灵力这一点非常好用,充分利用了那些人欺软怕硬的心情,下次你还用这招……“


  “我说……”松村看了半晌终于看不下去:“你们不要逃避重点好不好,等会儿田中树回来知道你们因为他的事情跟别人动手,还很有可能暴露了身份,你们怎么应付?”


   挤着坐在一起的两个人顿时默契地仰头望天装傻。


  “中看不中用,我怎么认识了你们两个。”松村叹了口气。


    “北斗说我中看?”慎太郎立即高兴地眨巴着眼睛望向他,松村一巴掌糊过去:“我是说你旁边那个。”


  “啊?“京本愣愣地看了松村一眼,松村连忙清了清嗓子装作无事发生:”你们再好好想一想怎么办吧,快到晚市了,我再去看看有没有北芜枝的消息。“说罢转身推开了窗,足尖一点便轻盈跃起,身后一双羽翅也瞬间在柔和的白光里舒展开来。慎太郎冲着他背后喊:“北斗你好好走路别吓着别人!”


  “……我觉得我还是跟他实话实说吧。”京本苦恼地抓着浅金色的头发:“那家伙把阿树家里说成那样,换你你能忍住吗?”


  “当然不能!”慎太郎一拍大腿,有理有据地充分联想起来:“要是有人说我哥的事呢?”


   京本跟着拍了一把大腿:“那我也捅他!”


  两个青梅竹马顿时交换了一个友好的眼神,完全没注意到悄悄回来又在门口听了半天墙角的田中树。


 


(三)


   大河城京本一脉的独生公子其实没有觉醒灵力这件事,天底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毕竟他从小就能召唤极为稀有的灵兽蝠翼虎,又拥有自己的灵物天演剑。甚至在演舞城里,泷泽城主都对这件事讳莫如深。


   三层以上灵术师的后裔有极小的可能天生便继承父母的灵力天赋,而他的双亲执掌天下三大城之一的大河城,又都是二层灵术师。他从小就能驭灵兽,也能掌握大河城祖传剑法,但这都不是他自己的灵力天赋。到了二十四岁,到了离开演舞城的时候,他自己的天赋仍旧没有丝毫要觉醒的迹象。


  说到底神通广大如泷泽城主,也不相信能继承父母灵力天赋的人却是个普通人的体质,不能觉醒自己的灵力天赋。


    虽然这并不影响他操纵父母的两种灵力天赋,动起手来丝毫不比其他年轻灵术师逊色,也不影响他离开演舞城没多久就跟四处游历的田中族小四爷看对了眼。  


  而在此之前,为了避嫌,手握护城大军的田中族连着五代,家中都只和既不通灵力也无家族背景的平民女子结亲。


   用泷泽城主的话说,这就是段让谁都不省心的缘分。


  这用词堪称精准。


  比如现在田中树就一个头两个大,他把慎太郎支出去,跟京本脸对脸互相看了半天,就差没用目光烧出一个洞来。


  “……那人看见你的蝠翼虎了?认出你来了?“


   最终还是田中树表示缴械投降,先开了口。


  “看见是看见了,认没认出来我不知道。”京本撇撇嘴:“就算认出来又怎么样?我又不怕。皇族那边要是知道我们在一处,最多是定个什么私运禁药的罪名把我带回皇城去,现在六岐卫队又是安姐姐在管,我好久没见他了刚好聚一聚,要是他派美勇人来就更好了,我也好久没跟他玩了。”


    田中树知道这人又在装傻:“那他要是把你没有觉醒灵力这件事传出去怎么办?”


    终于说到了重点,京本再也混不过去,只能哑口无言。


    对一心求稳的皇族来说,比起深得军心又个个叛逆难惹的田中族人,还是清贵却远离皇城的京本族更好下手些。想当年能力出众的天之骄子泷泽城主尚且被皇族算计又被下了蚀骨心咒,更何况眼下京本族的独生公子是个连灵力天赋都没有觉醒的普通人体质。田中树觉得头更疼了,谁能想到他们小心翼翼瞒了这么久的真相,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泄露出去。京本继承的那些灵力天赋虽然也厉害,但到底抵不过体质上的缺陷。要对付一个普通人,皇族有千百种办法。


  “说了多少次了。”田中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家这么多年被说什么的都有,我早都习惯了,你出什么头呢?又不关你的事。”


    京本立刻不高兴了,心想这说的是什么话,怎么就不关我的事了?说来说去还不是嫌我没有觉醒灵力么?


  于是他开口问:“这次回来你家里怎么说?你三哥还是不在的话,就要你去当护城将军了?”


  他俩对对方的软肋都了如指掌,这下换田中哑口无言了。


  “那个……。”田中皱了皱鼻子站起身来:“我……我先去看看高地他们有北芜枝的消息没有。”


   京本当他不存在,扭过头把自家白虎放出来,幻化到普通人家的小狗的大小,抱在膝头当宠物玩,专心致志地给它呼噜毛。


  “大我。”


   临出门前田中忽然顿了脚步喊他的名字。


   “如果北芜枝预示出的未来,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呢?”


  京本抬手就把怀里耷拉着耳朵非常配合地装成小狗的白虎扔了过去。


  “我觉得小四爷得搞搞清楚,上一次能预示未来的南柯草出现,是什么状况。”


  “首先我们得先能找到北芜枝好吗!”


【TBC.】


 


 

【RS/双A/亮昴】狼崽与奶狗 (昴视角 ) 03 完结篇

太可愛了π_π

番茄污梅丸:

 大噶好!今天也依旧是日更的番茄!也是最后的日更!因为明天我就要开学了hhh。


依旧坚持不懈的求评论和小红心www爱您们。


07. 


  对太阳福利院的好多孩子来说,童年就在那个夏天结束了。


  一桩爆炸性的丑闻让福利院的资金链出现了毁灭性的断裂,院方在无力支撑孩子们之后终于宣布从此只接受15岁以前的孩子,只给他们半个月找到后路的机会。


  亮当年正好15岁。


  其实对昴,横山和村上三人来说,这并不算是将他们的生活连根拔起。早在一两年之前,横山和村上就已经不再去学校,而是帮着一个不知道怎么认识的酒吧老板打工,一开始只是干些端茶送水打扫卫生之类的粗活,久而久之,在一次醉汉闹事的风波中,老板意外的发现这两人居然打架一把好手,又足够心狠。忙不迭委托以他们“看场子”的重任,还特地培训他们一些格斗和管理方面的知识。昴和亮虽然不算是全职,但是往往也是一下课就往酒吧跑。这样一来他们虽然仍挣扎在贫困线上下,但也总归算是能养活自己了


  昴在勉强把高中混毕业之后就算是正式加入“编制”了,成为了酒吧里个子最小但是打人最狠的“昴爷”,而那一年正好亮升上高中。


  本来亮是想要干脆高中都不要念了,反正念完也没钱上大学,反倒不如早点自己养活自己,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想法。


  但是这个想法遭到他两个哥哥的暴力镇压,染回黑发后就基本不发火的横山少见的爆了粗,说是亮要是不去念高中的话就不认他这个弟弟。村上则一边苦口婆心的劝亮不要担心钱的事情,他们这几年下来的积蓄供他舒舒服服的念完高中是一点问题没有,他要是心里不舒服大不了之后还他们就是了,又一边pia横山的头让他不要这么凶。


  你们这种家长做派到底是想要怎样啊!


  昴则一直是沉默,只是在亮快要在沉默中爆发前把他拉了出去,给他倒了一小杯伏特加又兑上了葡萄汁。


  这几年亮这孩子长得很快,身高已经快要和自己追平了。原本圆润的脸颊逐渐开始有了线条分明的轮廓,眉眼间的线条愈发锐利和深邃,虽然仍显青涩,偶尔卸下防备时还是会露出当年可怜兮兮小狗般的神色。但昴终归是无法让自己把他当小孩一样对待了。


 “就连昴君也想着要赶我走吗?”


  这话一出昴就知道这孩子果然还是没长大。


  他叹了口气,不是不能清楚亮的想法,他也不会兀自认为读了个高中他就能从此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了。更可能的是在念完高中之后,像他一样,回到这个他熟悉的阶级。


  只是,能再晚几年终归是好的,人生中最后能做一个不谙世事埋头学习,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的孩子的时光。


  “去念书吧亮。”他的动作似乎是想要点烟的,但为了顾及亮又停下了。


  “我会在这里等你。”极轻极轻像是耳语般的一句话,但是他说完就后悔了,自己觉得这话带了一丝不妥的意味先不说,少年眼里像是突然点燃了什么似的,带着点不可置信,和影影绰绰的欣喜若狂。


   艰难地,他又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所以你千万不要把学校给烧了。”


   两人都忍不住笑出声了,几年前亮意气之下说的那些过激言论,其实谁也没有忘。


  “昴君,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亮脸上带着一丝有些诡秘的笑容,衬得他本就俊秀的过分的面容更是耀眼。


  “你说。”昴无奈,几乎快要以为这孩子要让他去陪读了。


  “我去上学的话,可能就不能经常回来了,但是生日的时候是一定要回来的…我想,向昴君讨个礼物。”


    他又要被这孩子给气笑了,“你这臭小子,是想要什么惊天动地的礼物,还要提前四个月告诉我让我准备。”


    亮的眼里又有了他很熟悉的那种狡黠,他用一种几乎是孩子气的语气,慢慢说道:“昴君,可不可以为我,把头发留长。”他的目光像是有实质一般看向昴已经过耳的头发,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马上就要剪发了吧…


   昴莫名觉得那视线像是带着温度一般,所及之处都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他忍俊不禁:“只是留头发这么简单?”


   亮却是一笑,伸手抱住了他。


   若是几年前拥抱的话,亮的身高充其量只能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但是现在他俩身高接近,亮却是将下巴搁在他肩上,双手环着他的腰,对着他耳边轻轻说,说:“那就说好了哦。”他最近刚进入变声期,声音逐渐不再像童音碎玉般悦耳,而是低哑里带着几分柔软。


   昴只觉得那一句像是羽毛一样轻轻软软,他耳朵本就敏感,平时掏个耳朵都会忍不住叫出声来。那一句话酥酥麻麻的,还有少年呼吸时潮湿暧昧的气息就那样喷在耳边,顿时忍不住“嘶”了一声,忙不迭推开了始作俑者。


   亮却像是被取悦了一般看着眼前炸毛的男人,只觉得整颗心都像是被蜜水泡过一样。将那杯果汁兑酒一饮而尽,脸上顿时飞起两片红晕:“那我收拾东西去啦!昴君可不能食言哦!”


   这臭小子,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话虽这么说,在一星期后横山和村上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理发的时候,他还是口嫌体正直的说了一句:“不了,我想着要不留长头发试试。”


 


 


   08


   四个月的时间转眼飞逝,像是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又像是一切发生的只是平平淡淡的小插曲。


   酒吧老板年事已高,想要带着自己二三小情人飞到东南亚的庄园里安度晚年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试探性的问了问几个孩子想不想要自己当老板。说起来这几个孩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也为了他流了不少血汗,这个酒吧对他那么多产业来说也不算什么,索性半卖半送的就托付给了他们,前提是,他们要继承这个酒吧的“隐形产业”。


   机缘巧合之下,横山他们又找到了几个当年福利院里关系挺不错的小伙伴,除了年纪比亮还要小的大仓也还要上学之外,丸山和安田都毅然决然的决定扯开大旗入黑行。


   惩恶扬善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而小亮在生日那天风尘仆仆的回到“家”时,就是看到了一场精心布置的生日派对,和许久不见的朋友们。


   酒足饭饱后,昴刚想领着亮去休息时,脚步突然一滞,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抱歉:“亮啊,本来是专门给你留了房间的,但是因为安田和丸山两人现在也住在这里了,就先把你的房间占了。”


   亮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很期待下文的样子。


  “要不…要不,你就先委屈一点,还是和以前一样,先和我睡?”说完,昴有些紧张的看着亮,这孩子一向敏感,他生怕他觉得他们这样苛待了他。


  “那有什么,我不一直是和昴睡一起的嘛,住校的时候不习惯了好久呢。”亮笑眯眯,完全没有丝毫介意,倒不如说,怎么看都是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


  “那就好,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横山和村上那两家伙天天搞来搞去的,简直跟自带结界一样,我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电灯泡了!”昴似真似假的埋怨着,伸手把亮的行李提进自己的房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亮不知不觉就把叫了好几年的“昴君”改成了“昴”。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虽然从两人相识开始他们就睡一个被窝,但那时一个教室里睡了那么多孩子,又都是地铺,实在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一张床,一个被窝,一个房间。


  一不小心就要被谋权篡位了呀,昴君。


  等两人都洗漱完毕打算睡了的时候,亮才像是刚发现一般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昴的长发上。


“已经这么长了啊。昴果然是说话算话呢。”他一手撑着头,一手拈起一缕乌黑的发丝搓摹着,“怎么不束起来呢?”


 昴沉默片刻,抢回了自己的头发,没好气的说:“不会。”


 没留长发之前不知道原来梳头发都是这么难的事情,女孩子们真是太不容易了。


 亮失笑,顺手拿出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梳子和橡皮筋:“我来教昴好不好。保证不痛的。”


 气氛太过顺理成章,以至于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亮像是哄孩子般的语气。


 暖黄色的灯下,他极温柔的将他过肩的头发一点点梳顺,再细心的把它们拢在一起。手从脖颈伸入黑发时或许是因为摩擦的头皮太过舒服,昴竟忍不住轻叫出声来。


 “我弄痛你了吗?”亮有些懊恼。


 “没…没有。”昴一边暗自埋怨自己的不争气,一边又有些贪恋的想要再被按摩一次。


  亮笑了笑,快速给昴扎了个丸子头。


 “好了。”


 “话说回来亮,你当时说的生日礼物是给你把头发留长,那到现在可以剪掉了吗?”


  昴是真的觉得长发很麻烦,吃东西时稍微不注意就会沾到汤汁不说,干活也不方便。不过既然可以逗小孩开心,那倒也不算完全没有用处。


 “当然不可以!昴君明明答应我了的!怎么可以反悔!”一下子破功了的亮不管不顾的就提高了声音,一时连下定决心要把对他的称呼从“昴君”改成“昴”都忘记了。


  昴无奈的看着原本有点成熟了的亮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死活都要缠着他陪他去采蘑菇的样子。天知道他看到蘑菇就犯恶心好吗,更别提去碰伞面下那些恶心的褶皱了。


 当然最后的结果往往也是他蹲在一旁假装自己也是一只蘑菇,等着小亮心满意足的接触完大自然之后才重新化为人形。


 “你说你怎么就对长发有这么深的执念呢?我留别的发型难道很丑吗?”昴有些怨念。


 “当然不是!昴留什么发型都好看啊!”亮连忙摇头,“不过长发是最好的就是了。”


 昴叹气,看来自己离脱离苦海真的是遥遥无期了,谁让他答应了人家呢。


“我说你小子难不成是想要一个姐姐吗?为什么偏偏是长发…”说到后面大概因为自知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昴的声音越来越小。


 “很晚了,睡吧。”


 亮顺手把给昴刚梳好的丸子头拆了下来,把灯关了。


 


09


   一片黑暗中,昴敏感的觉察出四个月不见,怀里的人似乎…变得没有原来那么…“好掌控”了,总有一种别扭的违和感。亮依旧是像小时候那样将头埋在他怀里,手抓着他的袖子睡得,自己也是像原来那样把手搭在他腰上的。姿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唯一的问题就出在…


  “亮,你最近个子是不是长得有点快。”


     亮像是不满他突然出声扰人清梦,不满的蹭了蹭他的胸口,又用一种酸溜溜的语气说道:“昴君从我进家门口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嘛,我现在都比你高了哦。”


 ……..


   小兔崽子!


   昴咬牙。少年迟来的青春期终于降临,四个月的光景,怀里的人儿不止是声线更加低沉,肩膀更加宽阔,个子更是不知不觉得超了他半个头去。之前因为一直专注party没有仔细打量他,到了床上才发现今非昔比,如今竟是把他搂怀里都显得有些古怪了。


  不过虽说因为怀里的少年长得太快而导致这样的入眠姿势有些不舒服,但数年两人一起同床共枕下来的安心感却是让他们俩都快速放松了下来。


   酣梦一场。


 


   第二天。昴一睁开眼,脑子都还没清醒,看到的就是那长的格外好看的小崽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眼里盛满了让他看不懂的情愫。


   窗帘的缝隙中偶然透出了细碎的阳光,斑驳的光影洒在二人身上。


   大清早的你搞什么飞机啊,有些轻微起床气的昴下意识的嘟囔了几句。


   然后他就意识到两人的处境好像有些奇怪。


   他变成了亮怀里的那个,头还毫不客气的枕着对方的手臂,甚至大腿也翘到了人家身上。


   嗨呀真是从奢容易从简难,以前那么多年睡那么小一个被窝也没见自己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这才换成大床几个月而已,他居然就这么过分了嘛。


   这样想着的昴一下就清醒了过来,愧疚取代了些微起床气:“手臂还好吗,真是的,怎么就不直接把我推开呀。”


   亮却没有答话,只是依旧深深地看着他,良久才说一句:“我有话想要对昴君说。”他像是看不厌一样看着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压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终是忍不住了。


  昴近似动物般的直觉让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呃,有什么等我们洗漱完了再说,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说完他就想要翻身起床,但是亮却反应更快的手一撑,腿一跨,整个身体都半压在昴身上。


  昴的大脑在四肢受制时就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一时竟是连挣扎也忘了。


  少年赤裸的上身没有一丝赘肉,却也不是一昧的清瘦,线条优美的手臂肌肉正绷紧着。还有那张过分好看的,棱角分明的脸上,他有些濡湿的睫毛微微颤动,泄露了主人的些微情绪。


  “我在学校的四个月,第一次晚上没有和昴睡在一起,第一次和昴分开这么久,第一次自己做所有的事情…”他声音很轻,也很坚定。“那个时候我就考虑着想要对昴君坦白了。”


   亮似乎是承受了莫大的压力般,几次都咬着嘴唇,却终是开不了口,眼圈都憋红了。


   终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少年带着几乎是虔诚和悲伤的情绪,轻轻吻上了身下人的额头。


   只蜻蜓点水的一下,他就像是梦醒般抬起了头,看向对方的眼里早已水光一片。


   他慢慢闭上眼睛,露出了一个让人晕眩的小小的微笑。又缠绵而绝望的吻上了昴的嘴唇,这一回是确确实实的带上了情欲的意味。


   少年用几乎是软弱的哭腔和完全相反的侵略者的姿势,向那个他日日夜夜思恋的人表白了。


“昴君,可不可以…和我交往?”


   


                                             狼崽与奶狗(昴视角) 全文完










这里是话痨的碎碎念!这章我自己真的算是写的非常带感了。尤其是写着亮一记直球打过去但实则内心怕的不行的那种快感hhh,还有就是!昴昴虽然看上去迟钝又直男!但其实都是他在撩啊!被窝是他,同床共枕也是他,说出意味不明的“我会等你”也是他。他真的超坏的!还有结尾亮的两个吻,对我而言,额头的亲吻是一个告别,是对那个过去单纯崇拜仰慕昴的自己的告别,是把自己立的神像摔下来的过程。而亲吻嘴唇则是孤注一掷的赌博告白,宣布了自己对昴不可言说的企图嘿嘿嘿。


说实话我本来的计划狗崽篇还要再来一章,主要是说昴如何认清自己了的感情两人愉快的进入了撒狗粮阶段的故事。但是想了想!如果把这部分情节放在猫仔篇(亮视角),以少年仔的视角感受被自己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恋人接受岂不更爽!嗨呀真是想想都带感hhh。


唔然后就是由于下两周大概就是地狱一般的忙了,更新大概就很不稳定了hhh,会确定更新的目前有一个番外!然后猫仔篇大概我会每天挤时间来写,少年仔视角!先是无条件的崇拜,把对方拉下神坛然后精神“玷污”的过程,(wet dream我真是说什么都要写)压抑不住了想要这样那样的心情,以及最后的happy ending!但是由于我速度真的很慢所以真的说不好,但是绝对不吭!想好结局了的就不会坑!


下次再见啦www

山下智久影视作品资源合集

tv综合吧:





电视剧(22部):


1998《#青春少年们#》:http://t.cn/REX6JEw 密码:4haq


1999《#青春男孩#》:https://pan.baidu.com/s/1bqGKR7p 密码:y87h


2000《#池袋西口公园#》:https://pan.baidu.com/s/1smlQmfF 密码:tw79


2001《#不平则鸣#》:https://pan.baidu.com/s/1c4hNl4k 密码:brec


2002《#漂流教室#》:https://pan.baidu.com/s/1dGQkm3J 密码:21vs


2002《#午餐女王#》:https://pan.baidu.com/s/1eT0zLlg 密码: xck9


2003《#Stand UP!!#》:https://pan.baidu.com/s/1diqYUM 密码: kafm


2004《#像暴风雨般的恋爱#》:https://pan.baidu.com/s/1nwFK7pv 密码:2ibn


2005《#龙樱#》:http://t.cn/RRDnskx


2005《#野猪大改造#》:百度云


2006《#欺诈猎人#》:https://pan.baidu.com/s/1pNigKjx 密码: 1dwd


2007《#求婚大作战#》:https://pan.baidu.com/s/1dHbF6Y9 密码:fi8s


2008《#Code Blue#》:http://t.cn/RE7zbGF


2009《#零秒出手#》:https://pan.baidu.com/s/1dGDYWu9 密码:hnjb


2010《#Code Blue 2#》:http://t.cn/RE7zbGF


2012《#最完美的人生终点#》:https://pan.baidu.com/s/1o96Vc9s 密码:qskw


2012《#MONSTERS#》:https://pan.baidu.com/s/1i7gXcyT 密码:rs7e


2013《#SUMMER NUDE#》:https://pan.baidu.com/s/1smcwJ73 密码:dcc2


2015《#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https://pan.baidu.com/s/1dlEMAi 密码:9eyx


2015《#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https://pan.baidu.com/s/1htvAXjY 密码: 5wy4


2017《#我命中注定的人#》:https://pan.baidu.com/s/1nwmEs2H 密码:sqy2


2017《#Code Blue 3#》:http://t.cn/RE7zbGF


SP剧(14部):


1999《#热血恋爱道#》:https://pan.baidu.com/s/1dHjhdbb 密码:8gg1


1999《#恐怖星期天~新章~#》:https://pan.baidu.com/s/1kWdUTq3 密码:12gz


2000《#史上最恶约会初篇#》:https://pan.baidu.com/s/1gguYbiN 密码:7a5f


2001《#变成鸟的少年#》:https://pan.baidu.com/s/1i7grfjJ 密码:3ct5


2003《#疯狂处女路#》:https://pan.baidu.com/s/1ghdDt0R 密码:265b


2003《#葡萄树#》:http://t.cn/REX6JEA 密码:r2a8


2007《#白虎队#》:https://pan.baidu.com/s/1gg7PoTP 密码:1iaa


2008《#求婚大作战 SP#》:https://pan.baidu.com/s/1jKf9ePg 密码:nac4


2009《#Code Blue SP#》:https://pan.baidu.com/s/1o9DaE6m 密码:x3vs


2012《#毛骨悚然撞鬼经2012夏特别篇#》:https://pan.baidu.com/s/1pMM2dNd 密码:3umr


2013《#金田一耕助VS明智小五郎#》:https://pan.baidu.com/s/1eTZBCtk 密码:hqn2


2014《#金田一耕助VS明智小五郎2#》:https://pan.baidu.com/s/1eTZBCtk 密码:hqn2


2014《#心理学家成海朔的挑战:少女为何必须失忆?#》:https://pan.baidu.com/s/1dWvX6I 密码:iq16


2015《#心理学家成海朔的挑战2:家人为何消失?操控人心的疯子#》:https://pan.baidu.com/s/1dWvX6I 密码:iq16


电影(4部):


2008《#诈欺猎人#》:https://pan.baidu.com/s/1nwx3CdN 密码:nmuv


2011《#明日之丈#》:https://pan.baidu.com/s/1kWAyVt1 密码:h1dj


2014《#近距离恋爱#》:https://pan.baidu.com/s/1pMjm0Xl 密码:i6ys


2016《#火星异种#》:https://pan.baidu.com/s/1pMubLcJ 密码:jduh


(如有失效链接,微博留言~)